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代表修罗斩神203兴师问罪不配为官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修罗斩神 【203】兴师问罪、不配为官

杨九天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这一点,声音柔和地说道:

“丁老师,兹事体大,我希望你可以先放了妙妙再说,”

杨九天思虑众多,但却沒有多少人能够了解他心中的苦楚,原本他和发表退役感言。杜锋说丁琳也算是处在同一阵线,但近日的疏远,也令他们的思想产生了极大的偏差,

丁琳是丁家军主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军人,虽然她也是天生聪慧,而且家世显赫,见闻广博,但她仍然不懂杨九天所谓的兹事体大,究竟所指为何,面目冰冷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杨九天,冷声道:

“你看看这高台之下,有多少人正等着参加第二轮的体能考试,你为了一己之私,真的要让所有人都等着你一个人,”

杨九天闻言,眉头微微一蹙,丁琳不知道他的计划,他不能怪她,但他此间所考虑的事情当中,最重要的一件,便是要如何保护妙玉的周全,如果妙妙遭遇任何意外,他担心妙玉也会受到牵连,

原本他以为墨无瑕收了画卷,画帝一笑的功效也将消散而去,

但万事无所料,沒想到妙妙竟然还留在这里,

心道,这件事情师傅于小非一定知情,他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不告诉自己,难道这也是一种考验和历练么,

对于一个凡事只往好的一面去看的人來说,他把任何事情都看得太过积极,

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但他思忖片刻,实在找不出任何好的理由,给丁琳一个合理的解释,便是声音轻柔说道:

“无论如何,请丁老师给我一个面子,”

丁琳闻言,回眸调笑一声,不可思议地看着杨九天那双清澈无邪的眸子,良久...她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端倪,遂冷声说道:

“杨九天,多日不见,你可真是长进了不少啊,你枉为我丁家军护军,沒想到你连军法无情这个道理都不懂,看起來,你似乎根本不配成为我丁家军中的护军嘛,”

杨九天自上一次误以为双亲辞世以后,就再也沒有想过要在颜国为官,“既然丁老师这么说了,杨九天愿意交出护军令牌,从此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学员,”

说着,杨九天真的从腰间拿出护军腰牌,递到丁琳的面前,

丁琳回身正视着杨九天,她不理解,曾经那个一心想要得到不朽功勋,想要得到更高权位的杨九天,怎么突然间如何豁达,竟然这么轻易就交出了护军令牌,“杨九天,你可想清楚了,”

杨九天毫不犹豫地点头,“希望丁将军可以收回成命,放了妙妙姑娘,”

丁琳闻言,冷哼一声,倏然夺过杨九天手中的护军令牌,悻悻说道:

“那好,既然你不屑于我丁家军中的护军之职,那本将军也不勉强,只是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救妙妙,请你过了所有考核项目以后再说吧,”

“可是,”杨九天一脸紧张,

“别可是了,本将军说一不二,你是知道的,”丁琳面目冰冷,“这已经是对你这个丁家军前护军最大的宽容了,”

杨九天看得出丁琳所言极为认真,而且沒有丝毫缓和的余地,便是识趣地退出一步,道:

“那好,我希望丁老师可以说到做到,”

语罢,他便是转过身去,准备下台,

然而丁琳突然用极低的声音挽留,道:

“等一等,”

杨九天的脸色已经很沉,他在为自己和丁琳之间的关系感到心痛,“丁老师还有什么吩咐,”他沒有回头,

丁琳低语道:“我想知道,你的武功是否退步了,”

原來丁琳刚才看出來的端倪,是杨九天形武修为的退步,

杨九天无所谓地笑了笑,“多谢丁老师的关心,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语罢,他决然下台,

高台下一众学员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大家都看不明白,这杨九天到底意欲何为,

唯有刁胜利一脸傲慢,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最聪明,能够看穿一切,对周边的人私语道:

“呵呵,你们看看,颜国百姓都尊他为大英雄,我们大家也原以为他有什么过人之能,竟可以在短短数日从一个区区的卒夫一跃成为护军,原來也不过只是一个攀炎附势的小人而已,”

众人当然知道刁胜利是颜国最大富商的儿子,一个个早已对他多番巴结,能够听到刁胜利亲口说出來的这番“谨言妙语”,每个人都一脸认可,

有人轻声道:“刁公子所言甚是,其实我早就看不惯这小子了,要是在私下里遇到他,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此言落定,又有一个年轻学员,符合道:

“就是,到时候记得叫上我,我们一起干.死他,”

“嗯,”

众人一阵窃笑,

刁胜利那原本就孤傲自傲的神情,就更加得意忘形了,昂首轻视着杨九天,低声喊道:

“喂,那个傻.逼,如果你跪在地上求我,但还是要求经过准备在8月发动反攻。毛泽东无奈我或许还可以大发慈悲,帮你求情,”

杨九天闻言,心中冷冷一笑,暗暗道,就凭你,还不配,然而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眯眼道:

“多谢刁公子厚爱,在下承受不起,”

语罢,堂堂正正地走回到妙玉的身边,

妙玉一脸担忧地看着杨九天,低语道:

“主人,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要是妙妙被人害了,那么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杨九天闻言,从容道:“放心吧,丁琳既然答应在我们考核完毕以后会放了妙妙,我相信她一定会恪守承诺,好好保护妙妙的周全,”

“嗯,”

妙玉相信杨九天所说的每一句话,便是沒有多做争辩,虽然心中还有诸多的担忧,却是勉强地展露微笑,看着杨九天的神情当中,也只有信任和爱慕,

杨九天对这样的妙玉也极为喜欢,禁不住当众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微微一笑,

这一幕原本很寻常,

然而这暴露在众多年轻学员的眼前,就有人议论说道:

“这两人绝对不是什么主仆关系,他们一起进入军事学院,恐怕会乱了学院的规矩,”

此言落定,杨九天和妙玉又是落得个千夫所指,人人鄙夷,

意外的是,一直争对杨九天的刁胜利,突然意外挥手说道:

“好啦,大家请静一静,本公子考核早已通过,今天前來,只是要给大家分享一下这第二场体力考核的要点,”

沒想到刁胜利会为杨九天解围,可是他真的是为杨九天解围么,



南通白癜风治疗医院
三门峡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黄冈哪里有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