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狂暴逆袭 正文 第二三五章 二十七叶指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狂暴逆袭 正文 第二三五章 二十七叶指

第二三五章二十七叶指

“落花州府的苗子林西何在?见到本堂主,为何不来叩见?”

霍启兵见到林西连正眼都不看他,眼中爆射冷厉杀光,厉声叱咤。

林西闻言,夜瞳微眯,刹那黑暗无边。

叩见?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固然不错。但是一个武者,向另一个武者叩拜觐见,依然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就像天花王国,即便是草民见了城主甚至郡王,都没有叩拜的规矩,无非就是躬身施礼,表示尊重而已。

天花王国离得比较远,但是朝堂之上,也没有王上要求臣民必须叩见礼拜的典章礼仪。

一个逆天修行的武者,一旦膝盖松软,见到有权有势,或者力量强大的武修,时不时就要跪拜叩见,那他还谈什么武道之心?

叩见这种词汇,一般只出现在祭祀祖宗,至亲长辈过寿等大日子上。

要求一个武者向自己叩见,不仅是要毁掉他的武道之心,更是对一个武者极致的侮辱。

这两个字一出口,立即引来飞花武院无数学生哗然。

不全是因为林西,林西叩见不叩见,不关他们鸟事。

但是这俩字针对一个武者,就是对武修集体的羞辱。

“特么的,我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这姓霍的失心疯了吗?这俩字代表啥不知道吗?敢跟老子说这俩字,直接拼命啊!”

“叩见啊我擦!历史上草民见到武皇,武皇大人也没要求必须跪拜叩见吧?天花王国,以武为尊,想要涌现出无数的强者,叩见俩字就必须丢进垃圾堆。王上……王上都不要求臣民叩见,这姓霍的何德何能,什么胆子,竟敢让人叩见他?他特么算老几?”

“倒是也不关我事,又不是让咱们叩见,你丫的激动啥?林西是谁?我不认识啊,我凭啥为他鸣不平?哈哈,看热闹看热闹……”

……

霍启兵对哗然鼓噪,置若罔闻,冷厉如刀的眼神,杀向林西,要看林西的反应。

林西缓缓地转身,微眯着眼睛看向霍启兵。

嘭!

他脑后扎着的马尾辫突然炸开,飘曳如旗帜。

如此景象,刹那使得嘈杂的广场寂静下来。

所有人都感受到,从林西的身上,不可遏制地爆发出滔天的怒火和无尽的杀意。

此时有人看到林西深邃如夜空一般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这眼睛,太深远,太空阔,太寂寥,太……那啥……”

就连盯着林西的霍启兵看到林西的眼睛,也一时间失神,仿佛那无尽深远的眼睛,能够吸扯吞噬他的灵魂。

这让他有着刹那的不安,随即就是更其浓烈的杀意。

林西晃着社会步,朝着霍启兵走去,脸上表情冷漠,声音淡然。

“你让我叩见你?”

“你说了叩见两个字,是吧?”

“你的意思是说,我一个学生,见到你堂堂的执法堂主,就必须委屈我的膝盖,对吗?”

“你的意思……其实是想毁掉我的武道之心,让勇猛精进从此与我无缘,只要遭遇强大对手,膝盖立即酥软,为了活下去,可以不要尊严,可以抛弃武道之心,如蝼蚁一般苟且……对吗?”

“是因为,你是堂主,你是武王,而我……一个学生,一只土鳖,理当如此,必须如此。你是这样想的吗?”

林西止步,站在离霍启兵不过百丈之地,轻声连问。

所有人都觉得,林西这连问,问得真好,问得真爽。

但是此时的活阎王,大屠夫,脸色铁青到了极点。

负手而立,鹰眼之中暴戾之色弥漫,显然已经暴怒。

曾几何时,他身为执法堂主,号称活阎王,以执法之名,杀过多少来自不同势力的天才?

只要是犯到他手里,只要不是自己一个阵营的天才,管你来自八大家族,还是四大工会,直接祭出镇元锁擒拿,宣布罪状,悍然斩杀。

只要有一点把柄落在他手里,只要让他在校规校训里找到一点依据,哪怕是明显的生拉硬扯,也绝对要将其执行掉。

大院长都不敢轻易说情,说情也不给面子。

无规矩不成方圆,校规校训就是天,谁敢违逆不从?

而现在,一个来自乡下的土鳖少年,见到他,不但无视,更是前驱质问,连续质问。

这让他的脸面朝哪里搁?

“呔!大胆林西,竟敢藐视校规校训,刚一入学,就在广场启衅斗殴,你眼里还有校训校规吗?给本堂跪下!”

轰!

活阎王,大屠夫,根本就不给林西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手一伸,轰出一道真元巨爪,要将林西抓起来,狠狠摔在地上,摆出一个极度屈辱的跪姿。

霍启兵四层巅峰武王,身具四龙之力,一爪足以抓碎一个山包。

此时悍然出手,根本不管会不会直接将林西抓死,只要维护他的脸面。

胆敢质问我,你的狂妄,直接将你送进了地狱之门。

去死吧!

杀意滚滚的霍启兵,这个时候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甚至是颠倒黑白的理由。

斗殴是事实,但是启衅……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但是就是这个颠倒黑白的理由,就让他有着足够的正气,将林西镇压甚至杀死。

启衅不说了,斗殴是事实吧?

那还说啥?

伏法吧土鳖!

真元巨爪,轰出去之时,汲取周边天地之力,沿途变大,变得苍翠欲滴。

木属性的天地之力,柔韧坚实,天然具有束缚之力蕴含。

此时真元巨爪,汲取天地之力前行,抓向林西,巨爪周边的虚空都起了青色的褶皱。

如此强大的轰击,看看都要让弱小的武师心神失守,天地之力约束而来,巨爪尚未及身,已经有强大的束缚之力,让你动弹一下都不容易。

如此一爪,让林西的眼神刹那冰冷。

这是真的要杀我啊!

所有人见此,皆都惊呼,觉得这霍启兵太过分了,上来就出杀手,简直不把人命当回事。

站在一边,被林西一眼看得连逃走都不敢的彭鹏,此时龇牙大笑,心中畅快到了极点。

跟本少作对,你特么以为你是猫吗?有九条命?

彭鹏那些几乎被林西吓破了胆的狗腿子们,一个个都兴奋得哆嗦。

如此土鳖,要是让他活下来,以后在飞花武院,他们还敢嚣张跋扈吗?

此土鳖一死,威慑所有不服之人,敢跟鹏少过不去,想想霍堂主的追命之爪。

橦梓脸色煞白,此时求救似的看向还在笑眯眯看戏的“栖霞老人”。

“老院长大人……”

栖霞老人直接无视,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林西,似乎对林西的死活,不萦于心。

也只有与林西一起入学的五个落花武院苗子,此时比谁都淡定。

就连一点就着的多美丽,也拍着吓哭的死娃道:

“不哭哈,你爹打坏人,一会儿就回来抱抱我娃哈……”

……

翠云峰。大院长小筑之中。

曾艾副院长神识笼罩广场,脸色极其难看。

“这执法堂的堂主大人,最大的本事,我看倒不是杀心太重,乃是颠倒黑白,强词夺理的本事,太过强大。这些年来,彭家田家牛家霍家,将他推到这个位置上,就是一把利刀,外来的和本地贫民的苗子,要么臣服,成为四大家族的打手,要么被他找各种借口,直接杀掉。这种人,就是一颗毒瘤,不除掉,我飞花武院难有真正的天才崛起……”

暮轻寒看了曾艾一眼,忽然自嘲笑道:

“我也无须推卸。单单一个霍启兵,想灭了他,那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但是牵扯到飞花郡城的势力格局,本院不得不先由他胡闹。”

曾艾有些急赤白脸。

“但是那些死去的天才何辜?”

暮轻寒叹息一声:

“这些年来,你何曾看到有一个真正的天才出现过?”

曾艾冷笑:

“大院长,林西来了……”

暮轻寒握拳低语:

“那就让本院看看,他值不值得本院为他搅乱这潭浑水了……”

……

此时,在一座洞府之中,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蓦然睁开双眼,两道犀利的眸光激射,竟将前方的一座玉台射的粉碎。

“四层武王,我彭鲲,终于晋级中期武王……”

嗯?

就在此时,洞府外布置的预警法阵有了响动。

“鲲学长,我是洪麒麟,学长的兄弟鹏少,现在遭遇危险,请您出关,为鹏少做主……”

轰!

强大的杀意爆发,彭鲲长身而起,怒啸连连。

“谁敢动我弟,我杀他全家,灭他九族——”

……

轰!

广场上,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霍启兵那只真元巨爪,裹挟天地之力,抓向林西。

此时的林西,抬起手来,在众人都以为他要与来掌硬磓之时,却看到,他收拢四指,只剩一根食指前指。

这是……

所有人都抓狂。

四层巅峰武王的犀利一爪,还调动了天地之力,哪怕是林西你肉身强大,可撼上品玄兵,但是……你至少也要轰出一拳,或者挥出一掌吧?

一根手指……

你这是瞧不起霍启兵本人呢?还是蔑视这个境界的武王呢?

一根手指竖起,缓缓前指。

这一指,极致轻蔑,让霍启兵的鹰目立即爆射杀光。

“小子这是找死!”

真元极致催动,天地之力再次调动,轰然一声,巨爪更其庞大凝实,虚空都刹那轰鸣起来。

一道道细碎的虚空裂缝,犹如黑色的小鱼,出现在巨爪周边,气势膨胀,声势骇人。

而就在此时,林西的一根手指,直接就在所有人的眼中,变成三根。

就是那么微微的晃了一下,一根手指变成三根。

三根手指虚晃,刹那如椽。

晃动之间,直接化作二十七道指影,如长枪大戟一般,呼啸着,与霍启兵的巨掌相触。

一指九叶,三指二十七叶。

落叶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退行性骨关节病吃什么药啊
武汉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