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山水我是黑社会小说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7月01日

今儿个心情不好,我就说四句。除了前面两句加这一句,我的话完了。

太纠结了。半辈人生一事无成。我也曾像所有的热血青年一样胸怀大志鸿鹄之志凌云壮志,现在只剩满身星星点点的黑痣。

我十分渴望出人头地。想我温某人,文能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躺下呼噜震天响,醒来后吭哧一声……想我温某人当初,小学十二年,初中十年可不是白上的,哪个新老师来了都得跟我打听学校内幕。算来我也是一个有为的青年不可小觑的人物,谁要不认识我,谁就没见过猴。

孔子的妻子说过:要想成功,首先得学会不要脸。这老太婆的话绝对是真理。虽然我穿的很安全,但长的很危险,具备了先天条件。

经过缜密思考,我觉得成功最好的捷径是参加黑社会,有安全感,来钱快,受人尊敬。随便出来个什么青龙帮什么白虎帮的小罗喽也比街头小瘪三体面得多。参加黑社会最好是自己做老大,哪怕没几个兄弟,终究是一方霸主。

不懈努力终于完成了第一步,说服一个逃学儿童做我的小弟。两人在关老爷面前磕了头,说了些有难不享有福争抢的话,二人帮派正式成立。虽然人少,但精诚团结。我们做得最默契的一件事就是,我一叫他喝酒,他马上就到。

我买了一幅书法条幅挂在黑帮总舵――我的卧室。上面是书圣王羲之的亲笔大字: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

我穿上黑风衣,戴上黑眼镜,套上黑假发,蹬上黑皮鞋——浑身漆黑,这就是黑社会。听着《上海滩》,仿佛自己就是许文强。我太佩服自己了,有时照镜子都给自己磕头。感觉自己就是超人,不过跟超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没把裤衩穿在外面。

做了黑社会,我的地盘我做主,得想法子搞经济建设。可我的地盘就方圆五六十米,一穷二白没什么油水。只有一家单位高楼大厦稍显气派,决定从那下手。

我领着小弟大摇大摆走进这家单位大门,直奔办公室,心里想象着里面的人见到我后的诚惶诚恐……进去后我就大吼一嗓子给自己壮胆:“此地是我开,此楼是我卖,要想过平安,请交——保护费!”说到最后的时候我明显感到底气不足,蚊子哼哼的。一屋子的人惊讶地看着我,就像围观疯子。我恼羞成怒,正欲拔出腰间的锈菜刀示威,见有个工作人员往我头顶指了指。我抬头一看,头顶挂一铜牌,上面有三个字。我眼睛近视没看清,问小弟:“你识字吗?”小弟说认识几个字。我说那你念念这死人牌子上写的什么字?小弟费了好大的劲念出来了,是“派出所”。

“嗯,派出所,好,你确认吗?”

“报告老大,确认,派出所!”

“哎呀我的亲奶奶,那你还愣着干啥呀?快逃啊――”幸亏我不是一般的智商,反应老快了,拉着小弟兔子似的一溜烟跑了。出师不利,耗子闯进猫窝,能逃出来也多亏了列祖列宗的大力保佑,真是绝处逢生,阿弥陀佛!

收保护费风险太大,差点连自己都保护进去。但没钱实在没法混,黑社会嘛,就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金山银山花钱如流水。等经济搞好了争取买台自动取款机,那玩艺儿里面有取不完的钱。

那天我们见有一群警察往取款机里放钱,我们看得眼馋,天上飘着雪,我搓着手问小弟:“冻手不?”

小弟阴着脸说:“嗯,冻手!”

刹时唰地一下我们被包围了。我吓得说不出话来,倒是小弟囔道:“你们干嘛?我们手冷关你们屁事?”

小弟又朝我说:“老大你怎么了,怎么不敢开腔呢?”

哎唷喂,这句话要了亲命了,警察们用枪指着我搜身,幸亏那天忘了带锈菜刀,他们一无所获。临了一个警察骂道:“开枪开枪的,哪有枪?神经病!”

我买了双长筒黑 ,这东西男女通用。女的穿在腿上诱惑人,男的套在头上吓唬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唯见月亮点点,不见繁星一颗。我蹲守在僻静的小道上,终于拦住一个女的准备打劫,一问才知道是下岗女工,越说越可怜,最后我给了她五块钱。那女的怯怯的说:“大哥,就给五块?太少了吧?”我气得大骂:“TMD是我打劫你还是你打劫我?快走,别等我改变主意”!那女的见我发火,才万般不舍地离开。

小弟看着我套了 显得圆滑的头,埋怨说:“人又不聪明,还学别人秃顶,打劫还倒贴,受够了你。”我不理他,继续耐心蹲守,终于来了一个男的。我虎虎生威拔出锈菜刀走上前,一按电筒照那人的脸,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汗毛都竖起来了,生生把要喊出口的“打劫”两个字吞进了肚子里。那张脸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恐怖极了,我一转身撒开脚丫子拼命地跑啊,电筒掉了,菜刀也丢了,好歹捡回了一条命。

唉,这黑社会混的……保护费收不到,抢劫又此路不通,看来只有偷了。与小弟一商量,小弟对我端详许久拍手叫好:“老大,你还真是做贼的料,獐头鼠目,细胳膊猴腿的……”

“闭上你的鸟嘴!老大我从前也是人高马大威武不凡的,后来经常洗澡洗缩水了而已。”

夏天,肉隐肉现的季节来了。我在公共汽车上利用体型的优势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闻了不少汗臭,自己也流了不少臭汗。奋斗了半天偷了两块卫生巾,总算没空手,当口罩用吧。实在渴得受不了,掏钱买饮料,傻了――自己的钱包遭遇反扒了,还剩一枚硬币掉在口袋旮旯里,这是哪个缺德鬼干的缺德事,雪上加霜啊。

实在口渴,用仅剩的一块钱买了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妈的比马尿还不是味,假的。假的也得喝,太渴了,喝完一看瓶盖乐了,中奖了――再来一瓶。管它真假,再来一瓶还是要的,圣人说过有奖不兑非君子。我要求兑奖,店主很淡定地要我看仔细究竟是不是再来一瓶,我定晴一看――“再买一瓶”!连忙扔炸弹似的丢下空瓶一溜烟跑了。

偷鸡不着蚀把米,此道高手太多没法混,那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骗。(唉,我还像黑社会吗?)骗得凭口才加表演,堂堂的黑老大混到这种地步,真是愧对关二爷。此时小弟也不跟我混了,我们俩都单干了。我在想着什么方法行骗最有效,想啊想啊想啊想,想得头上披白霜,终于想出了一个绝世妙计:碰瓷。但碰瓷也有一定的风险,万一碰得不好就真的糊了。我先给自己买了份保险,自从买了保险后,过马路也不心惊胆颤了,比平常随便多了。

一辆车风驰电掣驶过来,我摸准它的速度,预算它刹车时间以及缓冲程度,便身子一歪躺在地上,抱着胳膊哭喊着被撞伤了。干嚎了半天没人理睬,偷偷睁眼一看,人家车子稳稳当当停在我三米之外,压根就没接近我。围观的人窃窃私语说我讹诈,我气愤地骂道:“有你刹车这么灵的吗,神经病!”

换了个街道,又见一辆车过来了。接受前次教训,我等车到了不远时才往下一歪,那辆车如脱缰野马冲了过来,根本就没有停车的意思,吓得我连滚带爬幸亏身手敏捷才幸免于难,但也擦坏了一只鞋子。气得我爬起来跳脚大骂:“不知道我是黑社会碰瓷啊,还敢真撞呀?也不打听打听我……”“呸呸呸”,嘴里进虫子了。

再换个地方,又见一辆白色小车驶过来了,速度不快。我晃悠悠地靠过去,嘎吱,车刹住了,没伤着我,但真真正正的碰到我了,不,应该说是我碰到它了。啊,碰瓷的感觉真好!我顺势躺下大呼小叫,从小车上下来几个人,我想该是讨价还价的时候了。一睁眼,看到了那辆倒霉的车,车身上黑漆喷的几个字令我终生难忘:交警巡逻车。

在公安局,我见到了小弟,兄弟俩殊途同归,抱头痛哭。又正应了孔圣人那句话:发财不见面,受难大团圆。

写了份检讨书,上了堂教育课,算是刑满释放。我曾坦白我是黑社会,可警察就是不信,那个队长揶揄道:就凭你这超人类的长相还黑社会,那我还特异功能呢!

郁闷啊,此时此刻,再高明的肖邦也弹不出我的忧伤。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回家做家务。我是黑社会我怕谁!

呵呵,一场戏,累坏了小丑,笑坏了观众。大家可千万不要天真的认为混黑社会就是电影里周润发刘德华那潇洒劲儿,在当今文明法制的社会,你想“黑”,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被漂“白”,要么被消灭!

共 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以一个“黑社会”的生活,将小幽默串编起来,成了大幽默,末尾的点笔将全文的油腔滑调拉了回来,更添可读性和教育意义。推荐共赏。【山水:亘曲】

1楼文友: 10:17:24 问好温柔侠心,很不错的一篇文章,读来风趣幽默,喜欢。

回复1楼文友: 10:58:41 第一次认识亘曲,问好,辛苦了。

2楼文友: 10:5 :54 呵呵 侠心,你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啊!

不行了,不行了,

笑岔气了!

侠心,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怎么就如此的才思如泉涌呢?

有何秘诀,是否传授一二! 以文艺的情怀,书写安静的文字!

回复2楼文友: 11:00:41 呵呵,侠心我出不了精品,这些俗品还是能糊弄糊弄的,笑口常开为生活减压,何乐而不为。

楼文友: 06:4 :54 大家可千万不要天真的认为混黑社会就是电影里周润发刘德华那潇洒劲儿,在当今文明法制的社会,你想 黑 ,结果只有两个 要么被漂 白 ,要么被消灭!欣赏。问好学习!

补肾药
五个月宝宝肚子胀气
吉安白癜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