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代表重生之花好悦缘242不作不会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20日

重生之花好悦缘 242、不作不会死

说去就去,陈维也不想睡觉了,只想着赶紧看到实实在在的钱,他这颗心才能放得下来。

陈悦之陪着父母一起去了镇上的银行,果然经理一看那军用章又看数目,赶紧将他们迎进了贵宾室,有专门的服务员给他们处理业务,态度不要太好哟。

直到把钱存好了,变成一张存单,李清霞夫妻俩才总算是放心下来。

陈悦之想到他们这样,既好笑,又心酸,想想干净去银行开通了转帐业务,然后打把帐号报给了姜萧,让他下次直接把钱转到帐上就行了,省得她父母又要被惊吓一次。

这周赚了这么大一笔钱,陈悦之自然不会亏待父母喽,带着爸妈先是去了镇上最大的商场,衣料商品都是捡最好的,扫荡一遍,买了大包小包,也不过是花了一千来块而已。

这里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陈悦之带着父母去买衣服的时候,正好经过姬蕊蕊家的店面,她老妈王玉芬磕着瓜子,阴阳怪气的讽刺道:“哟,这不是神医的弟子嘛,啧啧,跟了那么有钱的师傅,却还穿的这么破破烂烂,真是丢人。”

“不知道是谁家的狗没栓好,居然跑到大街上乱叫,真是吵死了。”陈悦之原本不想理会她的,但是她一个劲的唧唧歪歪,竟然还波及到了爸妈的头上。

李清霞也就是问了下门口一个模特身上的衣服多少钱而已,李清霞并不知道这衣服是王玉芬店里的,没想到王玉芬那话就讲的十分难听了,好像是在说这种衣服李清霞根本买不起,问也白搭。是从县城里传来的高档料子。

还说什么款式是高门子弟才能穿得起的。那口气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吴玉珍从后面听见声音走出来,赶紧拉住陈悦之,白了王玉芬一样,让陈悦之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去她的店里坐坐。

“吴姐,那种料子的衣服你这儿有吗?”陈悦之想到一个办法,一定可以把王玉芬给气吐血。

“有的。有的。悦之妹妹你自己就会做衣服。你看你是要成衣还是要布料,成衣的话,要加手工费的。可能比较贵。”吴玉珍好心的说道。

陈悦之不以为意,冷笑的看向对面方向:“先把款式拿出来看看吧,如果好的话,我就都要了。如果款式不杂地,我就只买布料。”

“行。那我现在给你拿去。”吴玉珍立即跑了进去,开始往外面搬运存货。

王玉芬就站在对面,哪里听不见这话,她是打心眼里看不起陈悦之和陈维等人。因为从穿着上就看出来啦,一副老农民的样子,能买得起这样的好料子才怪。

刚才不过是作作样子罢了。她今天就要盯着,看她怎么下得来台。她估摸着这小姑娘一会肯定要说款式不好啦什么的,还不就是没钱买喽。

吴玉珍将店里所有的款式都搬了出来,陈悦之一看果然很过时,但眼珠子一转,便道:“这套衣服多少钱?”

“悦之妹妹如果要买的话,我给你一个真心价,六十,这衣服要放在对面的店里,少了八十肯定不卖的。”吴玉珍朝着王玉芬撇了下嘴,王玉芬也依旧一副看笑话的样子,她就不信陈悦之有钱买。

不过两个土里刨食的老农民,外加一个黄毛丫头,她还不信,他们舍得花六七十,买这样高档的衣服穿?

“我说吴玉珍,你呀是白费心思了,他们这样的人家,也就只配穿穿十块二十块的衣服,哪里有钱穿这么高档的料子。”王玉芬将瓜子皮磕的满天飞,一脸的刻薄。

李清霞一听这衣服居然要六十一件,也有些肉痛,他们家最近虽然赚了些钱,但这样浪费花,是会坐吃山空的。

当下便扯了下陈悦之的手道:“要不算了吧,置这个气干嘛,妈不要穿。”

陈悦之牵了牵衣服的领子,皱眉道:“料子马马虎虎,不算太好,款式也有些陈旧……”她故意停顿了下,看见对面的王玉芬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来。

“不过,反正我是买来给我们家工人当工作服,干活的时候穿的,款式什么的也就将就啦,吴姐,你这种衣服,店里一共有多少套?”

“因为这种是县城里新出来的款式,我没敢进太多,只有十件。”吴玉珍也以为陈悦之在开玩笑,她并没有听说陈家有什么工人啊?

“十件太少了,我至少需要六十件,吴姐,你看你什么时候能把货凑齐?”陈悦之眼皮都没有抬的问道。

吴玉珍当时就愣在那儿,差点没反应过来,而陈悦之这句话,也像是一耳光狠狠扇在王玉芬的脸上,让她感觉火辣辣的疼。

她连瓜子都不想磕了,语气从讥讽变成尖锐:“吴玉珍,我说你可别上她的当,你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乡下土包子,连一件都不舍得买的人,能买得起六十件,真是笑话。你以为这是路边的野花呀,你想掐几就掐几朵呀?切,真是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李清霞也是听出来了,这个女人不是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原因,老是处处针对她家女儿,现在竟是说这样难听的话,当即火气就上来了,就道:“怎么买不起了,就要六十件,老板娘,你看明天能交货吗?这是三十件的订金钱,您收好了”

她气的直接拿出二十张红票子,往门口的桌子上一拍,然后抬高了下巴,得意的看向对面脸已经青掉的王玉芬。

说呀,你不是很能说吗?

陈悦之真想用力鼓掌,哈哈,老妈简直太能干了,这脸打的啪啪响,简直是帅呆了。

王玉芬贪婪的看着桌面上的两千块钱,恨不能直接将钱抢过来,据为已有。此刻讥讽的话已经说不出来。

这件衣服,她和吴玉珍是在同一个地方进的货,四十块钱一件,吴玉珍卖给这娘俩六十,也还赚二十一件。

那六十件可就是一千二百块钱呀。这相当于她店里大半个月的纯业綪收入了。

她万没想到这土包子还真有钱,还真能拿得出来,如果她刚才没有嘲讽陈悦之。指不定人家就会在她这儿买呢?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不想打自己的脸再去求人,便想着要如何破坏这桩生意,她王玉芬赚不到的钱。你吴玉珍凭什么想赚到呀,做梦

王玉芬酸溜溜的说道:“哎哟,这不是把家底都掏出来了吧?吴玉珍,我看这钱你还是不要为妙。还不知道是什么钱,来路正不正。万一是贼脏,到时候你衣服没了,钱也亏了,那就惨了。”

陈悦之原本不想跟她一般计较。以为她也就是酸葡萄心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恶毒,居然说她家的钱是贼脏。那不就是诬陷他们是贼喽?

好,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当即陈悦之便勾了勾唇角,突然走到大街上大声喊了起来,一会子就围绕了一堆人过来。

“我这里有一首歌谣,只要有人愿意站在这街口的两边,不唱上半天,就能在吴老板这里领一块钱。”

大家一听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当即就问是什么歌谣,陈悦之眼珠子一转,就大声念了出来:“玉芬服装店,假货处处见,老板真抠门,尽赚黑心钱。”

因为这几句话压韵又朗朗上口,所以大家立马就学会了,但是有些人却迟疑的很,如果说了,真的能拿到钱吗?

“能不能,试试不就知道了。”陈悦之眉头一挑,看对面的王玉芬已经气的跳脚,伸长指甲就要过来掐她。

“你这个小贱人,你竟敢坑我,你敢胡说八道,说我们店里的衣服是假货,老娘我跟你拼了。”

李清霞可不是吃素的,再加上这几个月,身体已经草木精华素调理的极好,力气也变大起来,不等王玉芬的手伸到,就已经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提起来,滴溜转一圈,直接丢到地上去了。

“臭婆娘,敢欺负我女儿,当我李清霞是死的不成?”

要吵嘴,来呀,谁怕谁?谁吵不过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想打架,来呀,咱奉陪,打死你个龟孙儿子王八蛋

王玉芬头发被揪散,见骂也骂不过,打也打不过,当即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岂料突然感觉不管她怎么张嘴,都没办法发出还要经常保持联系。在最新版的2011 Beta3上声音来,周围只有无尽的嘲笑声,一**袭来,让她感觉害怕,快要崩溃。

许多想要赚外快的小孩子,纷纷在街头蹿来蹿去,将那首陈悦之临时编的歌谣传唱开来,竟是将好几波,想要进店看衣服的客人给唱跑了。

王玉芬又急又害怕,眼泪鼻涕一大把的,想要爬起来去医院,但是才爬起来就摔倒了,总是站起跌倒,跌倒再站起,如此反复,周围的人就跟看大戏一样,越发热闹起来。

王玉芬突然不敢再爬了,而是用惊惧交加的眼神,看向陈悦之的方向,见她眼神之中满是讥讽,她顿时想起来了,陈悦之可是江子鹤的徒弟呀。

那自己突然不能说话,肯定也是她造成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服软再说,她立即朝着陈悦之的方向痛哭磕头,希望陈悦之能把她当个屁给放了。

陈悦之上前一步,凑在她的耳朵边轻声的说道:“你不是说我们是贼吗?你不是说我家的钱是贼脏吗?现在看来,我们是不是贼别人不知道,但你是黑心卖假货的商人,大家肯定都知道了,祝你好运。记住,以后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大夫因为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玉芬继续磕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但是陈悦之压根不会再理她了,直接将订金交给吴玉珍,让她明天一早,就把六十套衣服准备好,她到时候会让马立忠来取,到时候会将尾款结清给她。

吴玉珍虽然不知道王玉芬为何突然失声了,但却知道肯定和陈悦之有关,她也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当初英明,没有与这个小姑娘为敌。

陈悦之买了许多东西,又整治了王玉芬,心情舒爽的带着爸妈回家去了。

王玉芬见他们走了,这才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这回果然没有再跌倒,她心里闪过一阵阵的恶毒,看来刚才果然是陈悦之搞的鬼。

她将店门关了,反正那歌谣一个劲的被人传来传去,这几天看来是不可能有生意了,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去医院,看看这嗓子是怎么了?

只是等她刚跑到医院,等来医生时,却发现嗓子好了,浑身什么毛病都没有,还被医生和护士白了一眼。

觉得王玉芬是在逗他们玩,王玉芬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得赔着笑脸出了医院,赶紧就打给她的姘头。

很快玉芬服装店里来了个男人,如果陈悦之在这里,她一定认得,这个男人就是当初强行载客的庄强。

“我不管,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否则以后,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那个臭丫头,让人传那种歌谣,我店里的生意还要怎么做下去?我跟她誓不两立,我要她死”王玉芬披头散发,状若厉鬼,对着庄强尖声叫了起来。

庄强上次被陈悦之打的怕了,最近都不太敢出来活动,不过一听说自己的老情人被人欺负了,哪里还坐得住,这不就赶紧来了嘛。

“那你说怎么报仇呢?”庄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这个老女人,要不是看她有俩个钱,偶尔给借给他花天酒地,他才懒得看她一眼呢。

“那个丫头长的还错,不如我想办法,把她骗来,你的兄弟们也可以好好玩玩了,到时候我再弄个相机,给她多拍几张照片,以后,她就是你们赚钱的机器了。你说我这个主意怎么样?”王玉芬阴险的笑起来,仿佛已经看见陈悦之,被众多流氓撕成碎片,欺凌的场面了。

庄强眯了眯眼睛,一把揽住王玉芬,在她的脸上摸了把:“还是我们家玉芬聪明,那你打算怎么把她骗过来?”

“这还不容易吗,我就说想跟她道歉,请她吃个饭,到时候等到了你们的地盘,还不是由你们作主。”王玉芬朝着庄强抛了个媚眼过去,眼中闪过阵阵阴毒。未完待续。

...



开锁公司
运城白癜风专科医院
幼儿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