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北京名后涉黑社团成员受审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4日

北京7名90后涉黑社团成员受审

法警带少年嫌疑人上庭。

在“总堂主”的领导下,七八十个“小弟”报复仇家、随意行抢……这不是港台片中的黑社会,而是一个由“90后”中学生组成的社团。昨天,该团伙的7名18岁左右的成员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在海淀法院少年法庭受审。检察机关指出,“太子堂”是一个带有黑势力性质的组织。

昨天一早,嫌疑人周力等人的家属就来到法庭外。由于人数太多,每家只被允许派出1名代表旁听庭审。

检方称,2004年9月,绰号“毛毛”的辽宁人张某(另案起诉)在海淀区成立了“太子堂”,并不断招募初、高中生加入,到去年已发展成由7八十名少年组成的团伙。1981出身的张某是这群中学生的“大哥”。他传染源初步判断为一家政服务员。该服务员曾为一对来华的美国夫妇做家政服务自封“总堂主”,在旗下设立了5个分堂,同时制订了详尽的“堂规”。

昨天受审的周力等他拿走的就是物料芯片。7人都是在上高中时加入的“太子堂”,其中周力还当上了一个分堂的堂主。直到去年8月22日,“太子堂”成员杨某(另案起诉)因打架被抓,才逐步牵出了这一团伙。

检察机关认为,周力等7人伙同其他“太子堂”成员屡次随便殴打他人,强拿硬要他人财物,行动已构成寻衅滋事罪。由于周力等人实施犯罪时不满18周岁,应当从轻处罚。

面对指控,周力等7人都表示认罪。其中未满18周岁的赵军、林洋的律师为二人做了无罪辩解。

由于其中4个在押的孩子已经有9到10个月没有见到父母,休庭后,法官决定让这几个孩子与爸妈见上一面。家长们含着眼泪涌进法庭的门,见到孩子更是泣不成详情页首页改如何调整?声,除了嘱咐孩子“好好改造”外,哭得话都说不出来。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检方警示

“90后”团伙犯法多发

针对此案,公诉人说,从去年开始,黑权势性质案件有所增加,其中很多案件中,“90后”少年扮演了提议、策划的主要角色。至于本案,虽然该组织涉嫌的都是寻衅滋事类的案件,但如不及时发现,很可能发展为犯罪集团。

他们的江湖

“太子堂”横行海淀三年

切机子

从2004年成立到2007年覆灭,活动主要集中海淀区。他们有组织地结伙打架、寻衅滋事。昨天,检方罗列了“太子堂”触及的数起案件。

去年五一,周力看上了同学杨某新买的诺基亚N72,心痒痒地想弄得手,但碍于都是同学没法下手。因而,他设了一个“切”的局。

之后,周力约杨某到地质大学打球,同时安排“太子堂”的丁齐、赵军等几个人在同一时间来到球场。周力假装不认识丁齐等人,造成双方“偶遇”打球的假象。打完球后,丁齐等人拿起杨某的问杨某“卖不卖”,杨某急忙上前抢夺。丁齐等人将杨某踹倒,并作势要打。这时,在旁的周力连忙“拉架”,拉着杨某跑开。事后,周力如愿得到了,不过他只新鲜了一个月就把卖了,所得的1400多元被他吃喝花光。

码场子

所谓码场子,就是在饭馆等服务场所捣乱。去年7月的一天,一个叫史哥的人找到“太子堂”堂主张某,说他的女朋友在海淀健德桥附近的一个饭馆吃饭吃出了虫子,但饭馆不给换菜,让张某找几个人去饭馆叫板。

很快,张某带了20多个“太子堂”的兄弟,赶在中午饭点儿前来到饭馆。他们两三个人坐一桌,只要一瓶可乐或一盘花生米,其他都不要。坐了一中午后,当天晚上他们又照样折腾了一次。事后,史哥请张某等人在大排档吃了一顿,并给了1000元“办事经费”。

砸摊子

2004年冬天,堂主张某的家人计划在体育大学附近盘下一个饭馆,与出租方谈好价格后,对方却又要提价,这让张某很窝火,决定给饭馆点色彩瞧瞧。以后,他带着十四五个“太子堂”的兄弟和一个女孩来到饭馆,分成两桌坐,其中一桌假装调戏另一桌的女孩,以后两桌人伪装剧烈打斗,实际上专砸饭馆里的桌椅板凳、餐具玻璃。

去年6月,张某的一个朋友想租用朝阳门的一个麻辣烫摊位,但原摊主不愿转租,张某又带着一群兄弟上门砸摊,将摊主赶跑。

帮出头

去年8月,堂主张某的朋友李某给中关村一家公司送货时,将一个价值2000元的卡遗失,被纪先生捡到。纪先生答应完璧归赵,但要求给点“感谢费”。以后,纪先生带着东西到科贸大厦找李某“谈判”。两人正在讨价还价时,从旁边冲过来几个人将纪先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后拂袖而去。纪先生捡到的东西也被拿走。这群人自然又是“太子堂”的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武汉治妇科医院哪好
广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辽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