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代表武逆焚天第五百三十六章交易达成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武逆焚天 第五百三十六章 交易达成

“哎”左风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苦恼的神色,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此时此地突然真情流露。..

也许是因为这段月瑶表现出来的状态,虽然对方心机深重,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恶意吧。

心中这样想着的同时,左风兀自开口说道:“就知道段小姐必不会轻易放过我,我这要求也算不得太高,就是因此也非要拉我加入贵门不可么?”

看到左风露出如此神情,一直默默观察中的段月瑶微微一笑说道:“难道沈公子的命便是小事了不成,我看着点小忙,对于沈公子可绝对算得上是天大的忙了。”

看着对面这精明的让人有些恐惧的丫头那得意的笑容,左风感觉自己的后牙都有些微微发痒。可最后只能忍下来,好言说道:“虽然我提议大家打个商量,可你这不是在趁火打劫一般嘛。”

虽然口中这样说着,但其实左风的心中已经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

看今早的架势,敌人已经务求要置自己于死地,甚至表现出来的状态是那种毫无顾忌的样子。就像之前左风料想的那样,这些人最忌惮的无非是素颜的身份,可现在素颜已经离开了自己和琥珀,敌人也就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忌。

刚进城的那一晚,行动之时他们还偷偷摸摸在夜间行动。可是刚才他们就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展开刺杀,这说明敌人不仅仅是没有了顾忌,而且非常心切要将自己除掉。

既然是着急将自己杀死,左风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让自己参加这次的秃山城赛选。可是自己安然出现在这里,已经足以说明自己没有任何损伤,而且打定了主意要参加明日的赛5年前的事件也经历了 对彩野的近况了解 暑假也常呆在学校里左:現在 右:5年前(「物語」的登場人物)选大会。

那么眼下敌人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今晚杀掉自己,只要明天赛选的会场自己不出现,到时候也不会再有人留意自己。可是明天的赛选自己若真的出现,那时候各方势力也都会关注自己,料想他们也不敢再对自己动手了。

如此一来今晚将会是非常难以度过的一夜,所以左风思之再三也只想到了这个办法来应付。虽然这个办法没有多聪明,但在眼前的情况下却是非常有效。看段氏姐弟的情况他就明白,这两人的背景绝对是非常强悍的,如果将段暇倾请到自己那里,这一晚也算是能够平稳度过了。

当然左风还有另外的考虑,就像段月瑶猜想的那样,左风也不认为自己真的会被对方轻易杀死,只是在这件事情上左风没有太多的信心而已。

他明白段月瑶正是看中此点,才会在这个时候开出如此条件。可是自己若真的答应加入药门,只会让自己在玄武的情况变得更复杂,康家到时候会用什么态度对待自己还是未知之数,而自己也不可能现在就跟段月瑶提出向药驼子讨解药的事情。

一来这样只会暴露自己更多的秘密,另外对方知道了自己的痛脚,日后更是能够吧自己牢牢的把持在手里。就是因为如此多的原因,左风最后还是不能够轻易答应进入药门的请求。

此时的段月瑶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自己,这让左风心中多少有些憋闷,但想来想去也真的没有什么太过完全的办法。最后只能够暗下决心,一会儿离开这里后,就立刻带着琥珀逃出城去。

“哎”。

左风第二次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是两人交谈后他第二次发出无奈的叹息。可是这个声音刚刚发出的同时,段月瑶却是笑着摆手说道:“既然是打个商量,当然是有商有量,怎么会没有其他条件呢。”

心中一震,左风忍不住抬头向段月瑶看去,这丫头刚才明显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而且估计她早已经做好打算,当自己第二次叹气后便应该是要放弃谈判的时候。这种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方法,左风倒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可是能够将别人心里把握的如此清晰,一般人真就算想学也学不来的。

心中暗自苦笑,打从认识这丫头开始,好像所有事情都被对方压着一头。不论自己有什么思路和想法,都好像被对方事先猜到了一般。而且对方的各种算计,也都好像是在针对自己制定出来的一样。

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勉强开口说道:“看来段小姐应该早就想好了条件,你也就不要再买关子了,把你那深思熟虑的计划快说出来听听吧。”

段月瑶浅浅一笑,却是目光忽然向着左风身后飘去,悠然说道:“你带着的这个大家伙,应该是尸傀吧。”

对于这女子的聪明,左风似乎已经感到有些麻木,扭头向着身后看了一眼,尸傀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但还是一眼就被这段月瑶给看了出来。

“如果这个就是你的条件,那么我回答你的问题,你答中央政府可以通过政策来协调、改变和减少西部污染。由于东部环境治理应让段暇去我哪里住上一夜。”

左风的话音还没落下,段月瑶就抢先说道:“少臭美了,快告诉我猜的对不对。我就告诉你如何看出来的,这条件应该还是公平的。”

对方开出的条件让左风难以拒绝,刚才在大厅之中那么多的人都没有看出来的尸傀,竟然让这丫头一眼就看了出来,说实话,左风还真的很好奇对方是如何看出来的。

见到左风轻轻点头,表示段月瑶猜的没错,同时也是同意了刚才她提出的建议。段月瑶展颜一笑,说道:“其实你操控这尸傀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漏洞,就是他的动作会和你自身的行动有些类似。虽然你刻意的让其步调与你自己完全不同,但是还是会有一些细节上能够让人看出端倪来。”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但左风心中却是不禁一惊。这段月瑶说的这一点对他非常重要,而且细细想来除了在战斗之外,这尸傀的行动自己还真的没有特别注意过,若是有像段月瑶这般细心之人,定然也同样能够看出这是一具尸傀。

将这一点暗暗记在心中,左风再次开口道:“既然段小姐对这尸傀如此有兴趣,那不如我将他送给你,这样的条件来换取应该说得过去吧。”

段月瑶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说不过去了,这尸傀必须要有控尸之法才能够运用。虽然我不大了解,但想来控尸之法必然还会有其他的苛刻要求,这样的尸傀对我没有任何的用处,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这一点早就在左风的预料之内,对方既然能够看出尸傀来,想必对于尸傀的了解应该也不会少。他也只是想要试一试罢了,心中却并没有想要将这尸傀送出去的打算,听到对方拒绝也并不介意。

段月瑶瞪了左风一眼,似乎看出了这提议只是在试探自己而已,然后才开口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日后你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用现在你的要求,换将来一个我的要求,这样也算得上是公平,同时也不需要你加入药门?”

左风差点惊呼出声,好在话到了口边之时硬是压低了声音说道:“什么!你这要求也算得上是公平,难道你的要求是让我自杀我也同意,或者说让我却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事情,那跟要我自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吧。”

“自杀,自杀,你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谁会那么无聊的变着方法的要你的命。我的要求肯定不会超出你的能力范围,同时也不会违背一般江湖上的道德底线,这样说来你应该放心了吧。”

段月瑶没好气的白了左风一眼,撅着小嘴连声说道。原本是发脾气的模样,可若是外人看去仿佛两人正在打情骂俏一般。连远处几个正巧望过来的青年,目光都立刻被段月瑶吸引住。

听了对方如此说,左风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他对这女子的了解,此时不狮子大开口才是怪事。可对方反而说出了这样一个条件,而且这个条件简直好的让他没有办法拒绝。

同时左风有不自居的想到了一个可能,似乎这段月瑶在第二次跟自己提出邀请加入药门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现在的想法。只是那个时候自己的拒绝应该也在她的预料之中,不过她的这个条件一直没有提出来,仿佛是在等待一个契机。

或者说是在等待自己打到某种条件,如果真的有着样一个条件的话,那就是自己能够在敌人的围杀之中活下来。

照这样看来,自己离开秃山镇之后的围杀,来到秃山城之后的两次事情对方都应该很清楚。甚至自己之前那一晚,巧妙的避开敌人的偷袭她也应该知道。

如果自己所猜的都是真的,那这段月瑶的心机之深沉恐怕还要重新估计一下。

在左风思考这些的时候,段月瑶已经挥手召唤她的弟弟段暇。这少年倒是非常听姐姐的话,看到段月瑶挥手,立刻就脚步轻快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疫情严重,对症中成药在印尼被"抢断货"!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舍利捐赠
抗寄生虫药
清远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