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修仙界学霸第章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修仙界学霸 第467章

三十六个楚青每一个人都手持一把玄冥剑,充满据悉了力量,朝着狼妖密集的地方冲了过去,手起剑落,狼妖的头颅纷纷落地。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我畏敌,敌围我;敌畏我,我杀敌!

半空中纷飞的剑影,如同片片凋落的黄叶,每一次落下都有无双头狼妖神形俱灰。

狼群早已打散,纷纷逃离。

三十六个楚青飞奔、狂叫,杀戮的快感使他兴奋不已。

三十六把玄冥剑的光芒大盛,这是玄冥剑前所未有的状态,玄冥剑和楚青已经融为了一体,血腥味使他们血液沸腾,他们不知疲惫,灵力越来越强,已经足以毁灭整座大黑山。

与剑同在,剑我合一。

楚青在击杀最后一头狼妖后,缓缓落在地上,单膝跪地,玄冥剑支撑着他的身体,剑尖的部分插进了土地里。

三十六个楚青瞬间合为一人。

随着激烈战斗的结束,楚青的身体瞬间松垮下来,整个人如一片叶子一样被风吹落在地。

楚青静静地在大地上闭上了眼睛。

楚青醒来的时候已经天明了,茫茫的浓雾已然褪去,阳光穿过密林茂盛的树叶,洒在楚青满是伤痕的脸上。树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划落到地面的小石头上所以引入了远程 JS。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每当扩展启用时都会去开发者的服务器上下载 JS 文件,溅射起镜子碎片般的水花。

“我大概睡了很久吧!”楚青看了看自己的手,很健康的一双手。他记得那天晚上与狼群打斗的时候,自己的双手明明已经血肉模糊了,而现在自己身上的伤口大多愈合了,只有脸上还隐隐感觉火辣辣的疼痛。

他把四周看了一遍,暂时没什么危险,一切都是很平常的样子,他记得自己杀死了很多狼妖,可起身去找那些狼妖尸骸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他又想起了那头为保护自己而死的大野猪,他也没找到它的尸骸。“它的孩子小野猪应该还在。”楚青决定去寻找自己恩人的后代。

玄冥剑正安静的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面上,仿佛也没有了那一夜的记忆。

楚青真的记不清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能模糊的记得自己拼命和狼群打了起来,那个时候身体像是燃烧了一样,炽热无比,心脏仿佛在流血,整个人都被烧化了,楚青感觉那个时候的自己像是一滩液体,而非一个人。

液体凝固了,楚青也睡去了,直到不知过了多久的现在才醒来。

楚青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吸纳许多四周的灵气。他当初正是因为对吸纳的灵气没有反应才没有炼气成功的,而现在,他已经能强烈的对吸纳的灵气产生反应了。可他还是没有炼气成功,他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就是一个大洞,里面需要无比强大充足的灵气,而通过那一夜的战斗,他又兴奋的觉得自己身体的大洞也能无休止的释放灵力。

无论怎样,凭借他现在的本事,他都不算给玄武门丢人了,他还要去采集炼制三清丹的药物,等凭借三清丹的功效补全了体内的空缺,他就能真正开始修仙之路了。那之前,他还要给唐景炼制慢慢一大炉子的筑基丹,让他知道自己有个哥哥的好处会让人非常反感。。

很早以前,黑暗即将蔓延楚青一直对修仙不感兴趣,认为它枯燥无聊,而等他开始修仙又发现自己不能修仙的时候,他却对修仙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或许,越是不能干什么楚青就越想干什么。

楚青很快就吸纳了大量的灵气,虽然自己的身体永远也吸纳不满,但他也有了充盈之感。

他收好玄冥剑之后,原地跳跃了几下,最后一用力,跳到了一棵高大的树上,纵目四望,眼前一片开阔,他大概确定了那晚与大野猪和小野猪相遇的地方,然后从一棵树跃到另一棵树,飞也似的去了。

落地之后,他回忆了与大野猪相遇的过程,还亲自模拟了几遍自己那晚险些摔倒的过程。

没想到最后一次竟然真的摔倒了,趴在地上,楚青向前看去,一个肉乎乎的小东西正向自己蠕动而来。

“原来你真的还在这里!”楚青把小野猪捧在手里,把脸靠近,仔细端详着它,它毛发还没长出来,只有一层灰色的绒毛,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小巧的鼻子,一条缝儿的嘴巴。楚青真是有些可怜这个小家伙了。

“对不起,你老爹为了救我……”楚青想起那头奋不顾身挡在自己身前的大野猪,两行热泪不知为何流了下来,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小野猪似乎通人意,用小鼻子拱着楚青的脸蛋,哞哞的叫了几声。

楚青发现小野猪的眼睛里也有泪在往出淌。

他从没见过动物流眼泪,他更不知道动物的情感丝毫不比人类差。

他不知道那晚大野猪是如何跟小野猪交待的,大野猪也许就没想能活着回来,而小野猪呢?它在这里苦苦等待,尽管什么也等不到,它依旧在这里痴痴的望着,望着它父亲离去的身影,尽管那身影早已消散。

楚青知道小野猪已经很饿很饿了,他决定先要给小野猪找些吃的。“小家伙,你能吃肉吗?”楚青擦干了眼泪,友好的对小野猪说道。

小野猪哞哞的叫了两声。

楚青把小野猪放进自己的胸口,挠了挠头,“看来是不能吃。还是给它找点儿奶喝吧!”

楚青觉得还是先出了这大黑山为妙,于是施展起神行术,一溜烟儿就出了密林。

半盏茶的时间,楚青出了大黑山后发现一片草原,上面有数不尽的食草动物在低头吃草。

“听老药头讲,麋鹿对于医药师来说是最好的动物了。”楚青一点头,身影一闪,就追上了一头麋鹿,可那麋鹿也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四个蹄子越来越快。

楚青纵手一挥,一把抓住了麋鹿的尾巴,再往前一探身,整个人飞到了那头麋鹿的前面。

“你先停一会儿,我就是想管你借点儿奶喝。”楚青一手抓住麋鹿的腿,俯身来到它的腹部下面,找了半天也没找着能出奶的地方,最后倒是找了一个能出液体的东西,用力一挤,只听麋鹿嘶叫一声,一柱橙黄的液体冲着楚青的脸喷涌而出。

楚青两手急忙挡住液体,“是尿!”

挣脱束缚,麋鹿一跃而去,哒哒的离开了。

楚青怀里的小野猪看着楚青狼狈的样子,哞哞的叫了起来,好像在看楚青的笑话。

上海阳痿治疗费用
长春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柳州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